异世王子

该怎么说呢?坚持在冬季看冬之伊甸,或者说是为了赶上 11.28 的剧场版接着看,有人会笑我慢了么?唔,我不喜欢这样,但我还是做了。

关于那个「奇妙」

泷泽朗是个奇妙的人吗?黑羽走时说「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的好男人」,物部也说「你果然是特别的」,但似乎他并不这样觉得,他所想的只是「理所当然」。

被导弹袭击后余生的人们心里想着「为什么没有更大的事发生呢?」,他想着的是怎么样避开下一次袭击,物部他们想着的是以毁灭来创造新的格局,他想的是怎样保护这个国家。这两者间,到底哪一个是正常的?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保护被余生者与毁灭者当作异类,是因为希望毁灭的异类太多才导致唯一正常的维护者称为真正的异类么?

泷泽朗并不特别,他只是在做一个正常人会想到要做的是,「特别」的是整个国家的人,在慢慢的腐朽中变态。

Continue reading 异世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