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王子

该怎么说呢?坚持在冬季看冬之伊甸,或者说是为了赶上 11.28 的剧场版接着看,有人会笑我慢了么?唔,我不喜欢这样,但我还是做了。

关于那个「奇妙」

泷泽朗是个奇妙的人吗?黑羽走时说「想不到世上还有这样的好男人」,物部也说「你果然是特别的」,但似乎他并不这样觉得,他所想的只是「理所当然」。

被导弹袭击后余生的人们心里想着「为什么没有更大的事发生呢?」,他想着的是怎么样避开下一次袭击,物部他们想着的是以毁灭来创造新的格局,他想的是怎样保护这个国家。这两者间,到底哪一个是正常的?明明是理所当然的保护被余生者与毁灭者当作异类,是因为希望毁灭的异类太多才导致唯一正常的维护者称为真正的异类么?

泷泽朗并不特别,他只是在做一个正常人会想到要做的是,「特别」的是整个国家的人,在慢慢的腐朽中变态。

关于那个吻

是的已经有很多人说过那是一个「恰到好处」的吻,这是一个恰当的形容词,在 saki 沉浸在自责的情绪里是,包含着安慰与鼓励的一个吻。我很高兴冬伊的设定并没有让 saki 和泷泽朗在事后一直回顾这个吻。就像以往许多动画里一样,只要亲吻过后,那么这个场景会在之后的情节里出现无数次,可能是女主回味,可能是女主困惑,可能是女主受到伤害拿这个来质问男主云云。但是冬伊没有,saki 没有纠结在这个吻上,甚至两人都没有再提过,或许这正是冬伊没有陷入少女漫画泥潭的原因,吻所包含的意味有很多种,关键在于如何看待它,泷泽朗给与 saki 的是一个安慰的吻,saki 明白这一点,所以她当作安慰接受而非在心里打着小九九「泷泽君吻了我呢他为什么吻我呢难道他对我…?」,于是看到这里时,所有人都被感动了,不是因为他们之间模糊存在的那么一点微薄的情感,而是那一瞬间的相依相偎,彼此信任。

关于两次伸手

第一次是在船上,泷泽朗向 saki 伸出了手,saki 抓住他的手跳上了开往丰洲的船,如果泷泽朗没有伸手,那么他与 saki 的关系就止于那个站台不会再继续了。不得不承认,那时他伸手,看着 saki 的眼神有多么的诱惑,似乎道尽千言万语结为一句「我想要你跟我走」,于是 saki 握住了他的手。

第二次是在电梯里,saki 向泷泽朗伸出了手,他大概犹豫了下,但最终还是将 saki 带出了电梯,因为他知道 saki 信任他,他信任 saki,就算全日本的人都误解他背叛他,他也知道 saki 一直一直相信着他,这对于被叛离陷入绝望的他来说,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够拯救他的稻草,如果说他是世界的救世主,那么 saki 就是他的救世主,无关乎情爱,只在于 saki 是唯一相信他的人。

关于王子

最后他履行的不是救世主的义务,是白马王子的义务。于是他成为了王子,在这个没有国王的世界里……

关于 TV&movie

有人说这家伙是骗人,11 话根本什么重点都没讲。但我觉得在 TVbox 里收录的未放映的第 0 话以及放映的全 11 话的意图,就是一个长长的续篇,为了即将公映的三部 movies。
话说我觉得要截 op 的图真的是在自残……
吧里有个在日本的好命已经看了 the king of Eden 了,在吧里发了剧透贴,可是……那哪里是剧透好不好!明明就是把整个 movie 内容讲了一遍吧喂!

EVA破公映那么久了中国还只有枪版……KE 在中国有比较正式的版本不知道等到多久去了。可我还是不想看剧透,宁愿慢慢等,等待王子怎样拯救这个世界。

关于这文

这算评论吗?我觉得不是,毕竟我很久没写过评了(高三党不好混阿……),姑且算是对于 TV 里的一些小感慨,等到 movie 出来时再写一篇正式的评论献给王子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