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剑枪」 FZ学院:奖杯战争 (序)

哟嚯,开了个 FZ 的小坑,目的是为了满足内心的骑士 3P 欲!另外也想要写学院风啦, CP 是金剑枪三马鹿骑士组,大纲没有,想写什么写什么。

因为为满足自己的变态愿望,所以很多细节都不靠谱,笔调也会轻松过头吧,更新时间不定,想写了就来填一话。不过虽说是个比较随意的坑,洒家也是从 FZ 完结就断断续续考虑到现在,希望洒家能够坚持到最后成功满足自己的骑士 3P 欲……(死。

中间可能会写些小片段番外怡情,具体参考学院风 30 题


【序:闲着没事的时候总会做出些蠢事来】

众所周知,冬木市中那所由三大财团合建的学院有四个年级。当然作为一所高中来说四年的学年制多少有那么些脱离大的教育体制,不过因为贵族学校的特殊性,所以作者非要在这里写四个年级也是不足为奇的事。

是的,所谓的 FZ 学院四年级其实是个特殊的年级,是为了不影响下面三个年级的正常毕业由校长特批的“四年级”拿给那群始终毕不了业又惹不起的家伙享受校园生活的地方。

提到那群家伙,与其说“毕不了业”不如说“不想毕业”来得更准确——反正早就把知识掌握完全,家里也不差他们赚的那份钱,比起社会,果然还是学校比较好玩——那群家伙如是想。

这所坐落于冬木市的贵族寄宿制学校由三家财团主建,同时也由其他小财团入股,于是情理之中的,大小财团的败家子们在这里欢聚一堂了。

当然学院毕竟不是自家后花园(至少也是前花园),欢聚一堂的日常终究不符合学院浓郁的 腐败学术气息。为了激发四年生们对于毕业的热情,FZ 学院每隔那么 N 年(好啦别计较 N 等于多少,要是一不小心等于 60 的话这个设定就进行不下去啊混蛋)便会举行一场奖杯争夺赛:

四年级的七个班级中每班班导将被随机从本班分配一名学生作为搭档,以两人一组班级为依托相互竞争,最终脱颖而出的组合将能得到学院颁发的奖杯——具体不明。

虽然一个具体不明的奖杯听起来神秘而又充满诱惑力,但对于整天混吃等死的某些四年生还不如逗逗小鸟玩玩蛐蛐来的有吸引力……

***********************

四年 B 班

早晨,身着剪裁得体价值不菲的深红西装准点准秒踏入教室的,是 B 班班导远坂时臣老师,同时也是学校三位大董事中的一位。

作为出身高贵的世家家长,远坂时臣老师一向秉承了“任何时候都要优雅”的原则,正如此时,他站在讲台上,在晨光沐浴中以标准姿势执起一杯红酒,仪态万千地送入口中细品其中的芳香馥郁。

约莫十分钟后,远坂时臣老师终于完成了每天的例行任务,放下酒杯,他望向下面的学生们。

唔……很好,每一个都如同我的训诫一般优雅。远坂时臣满意地点点头,随即眼睛扫到了最后一排的角落里,眼角抽了抽。

那是一个,无论怎样都无法用阴暗潮湿或者其他负面词语来形容的角落,相反,那里大概是全教室最为闪耀的地方,甚至盖过了初升太阳的耀眼光芒。

看着随意坐在那里不停散发着自身光与热的学生,远坂时臣强抑住眼角的抽搐,尊敬而不卑不亢地开口:“早晨好,吉尔伽美什同学。”脸上的笑容堪比圣父一般慈爱。

“唷,时臣,早上好啊。”被唤作吉尔伽美什的家伙一脸无聊的表情,抬眼随口回了句,随后又继续撑着头望向窗外发呆。

啊呀呀,一如既往的冷漠呢。B 班的学生们松了一口气一般的想着,是的,说松了一口气毫不为过,这位大人对事情毫无兴趣的状态绝对比他对什么事感兴趣的状态安全得多,虽然心情也不见得好就是了。

“咳,在今天的课程开始之前,我要宣布一件事。”远坂时臣抓好时机轻咳了一声,将学生们的注意拉了回来——当然,自然不包括角落里的那位大人。“N 年一届的奖杯争夺赛即将举行,各位对规则想必也有所耳闻我就不赘述了,由于人员是随机分配的,希望各位做好与我一同夺取荣耀的准备。”寥寥几句讲完,远坂时臣带着贵族式高高在上而又谦和有礼的微笑扫视着这群精英中的精英,满意地点点头,拿起桌上的酒杯,如同来时一般优雅地迈出了教室。

他很自信。四年级并非一个按照学生素质来排序的年级,虽说是 B 班,但这位学校董事所领导的班级集结了四年级中最精英的学生,无论随机分配到哪一位,他都有足够的信心可以强过其他六个班的大部分学生。

向左经过 A 班时他下意识地望教室里望了望:A 班的班长,一名身着整洁校服的娇小可爱的少女正站在讲台上,隐约可以分辨出是在下达关于奖杯争夺赛的通知。少女娇俏的面庞上无一丝笑容,严肃谨慎地传达来自班导的话,身上散发出的认真气场以及领导的天赋使得下面的学生无一不侧耳仔细听她的讲话。

真是位优秀的学生啊,阿尔托利亚同学。远坂时臣内心一面欣慰学院中有这样一位特等生一面遗憾她不在自己的班级中,即使最好的学生几乎都在 B 班,却也不代表其他六个班没有可与之相媲美的好学生,这即是他不能说“B 班中的任何一名学生都强过其他六个班的所有人”的原因。

而眼前这位严肃认真一丝不苟的阿尔托利亚同学无疑便是远坂时臣心中的好学生之一,可惜……他看了看除了学生以外便再无他人的教室:可惜却有一个极为不负责任的班导。

卫宫切嗣,今日旷班,哼。远坂时臣掏出随身携带的小型考勤本,在上面狠狠地又记下了一笔,这才优雅地向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

隔着一面墙的四年 A 班内,阿尔托利亚宣布完卫宫切嗣交待的事项后沉默了下来,下面的学生望着依旧站在讲台上却一言不发的可靠班长,略有些疑惑地窃窃私语起来。

“奖杯大赛要到了。”这就是卫宫切嗣交代的全部内容,出于对任务的负责,阿尔托利亚在转述后又简要重申了下大赛的规则。此时,她沉默下来,似乎是在思考什么难以决策的事,不失英气的眉微微皱拢。

半晌,她叹了口气:“为了班级荣誉,请大家认真对待这次比赛。”她最终开口加了这么一句,算是替班导对班级尽到义务。

说起 A 班的这位名为卫宫切嗣的班导,大概是全年级最不负责任的班导了,平日里看起来阴沉沉的不苟言笑,也极少出勤来班上授课。而阿尔托利亚同学,这名从不列颠国远道而来投亲戚的少女,目前正寄宿在卫宫家……咦什么要我解释下这其间的“亲戚关系”么?阿拉拉由于跟主线无关就不要在意这样的细节了吧,总之就是经历了这样那样的事以后阿尔托利亚同学便提着行李迈入了卫宫家的大门。

“傻芭酱你回来啦~!”阿尔托利亚回家刚踏进门便听见了这道亲切的声音,虽然话语内容似乎有些地方不对劲,但随之而来的笑脸便让她忘了脑中转瞬即过的怀疑,“爱丽丝菲尔姑姑,我回来了。”少女露出一个微笑,有礼而无半点疏离。

被称做爱丽丝菲尔的美丽女子一手帮忙接过阿尔托利亚手中的书包,一手拉着她往屋内走,“切嗣切嗣,傻芭酱回来了哟~!”屋内的男子闻言转过头来看了阿尔托利亚随意应了句:“哟,傻芭。”随即面朝爱丽丝菲尔温柔地笑了笑。

“卫宫老师,我说过,请不要叫我‘傻芭’。”少女认真地生气了,男子却像是没听见一般光冲着爱丽丝菲尔笑。

“说了多少次啦,在家里叫切嗣就好了。”身边的爱丽丝菲尔笑眯眯地说道,“阿……好的,切、切嗣。”少女面色微红略带不自在地顺从了,全然没发现自己才不是应该改口的那一个。

走入房内坐定,阿尔托利亚观察了会怎样看都非常闲适的卫宫切嗣,犹豫地开口问道:“切、切嗣你不准备一下吗?”

“唔?”卫宫切嗣身着一身灰色和服,手撑着头嘴里叼着烟,正以一种类似 FZ 学院隔壁那所庶民学校 3Z 里某位很是出名的 MA*AO 般的姿势看着电视,闻言漫不经心地吱了声,算作回答。

少女强忍住想要纠正他坐姿的念头,恭敬地提醒:“奖杯大赛,不准备一下吗?”

那头沉默了许久,不知是在发呆,还是真的有在思考这个问题,在阿尔托利亚耐着性子保持严谨的坐姿过了九又四分之三分钟后,卫宫切嗣的回答终于传了过来:“那是什么?”

“……诶?”傻芭酱……哦、阿尔托利亚同学由此不得不独立肩负起本班的参赛事项。

***********************

第二天便是每班随机组合发布的时间。早晨,阿尔托利亚一走进学校便被人叫住了。

“阿尔托利亚同学!”少女回头,一眼就瞧见了声音的来源——谁叫这位来自E班的同学……如此显眼。见阿尔托利亚看见了自己,他高兴地摇了摇尾巴手,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怎么说呢,如同某种大型犬一般,“早上好!”眼角的一颗泪痣在朝阳中熠熠生辉,大型犬没有注意到周围女性投来的饥饿目光,如此问好道。

“早上好,迪尔姆德同学。”阿尔托利亚转过身,面带微笑礼貌地鞠了一躬,站在原地等待迪尔姆德跟上来。

迪尔姆德,E 班,皮相极好,极有原则却总是倒霉的老好人一个,因此跟一本正经的阿尔托利亚算是臭味相投的知己,也因此被人私底下偷偷称作马鹿组。不过在更为私密的地方,被算作马鹿组的家伙并非只有两个人,此话先暂且不提。

“你猜 A 班会是谁?”迪尔姆德走进了首先问了句没头没脑的话,不过阿尔托利亚很快便知道了他指的是什么,略作考虑认真地回答道:“无法判断呢,因为是随机分配,所以每人被抽中的概率应该都一样吧。”

“没有特别的期待吗?比如……自己之类的?”少年额前的呆毛随风俏皮地晃了两下。

自己?奖杯吗?阿尔托利亚侧着头思考了下,先不说奖励究竟是什么,自己目前倒是没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啦。这样想着,她摇摇头:“没有哦。”反正卫宫老师也没兴趣,A 班获胜机率应该很小才对,不过自己既然作为班长,就一定会支持被随机到的同学的!

“我听说……”迪尔姆德突然压低了声音凑到阿尔托利亚耳边,“奖励是董事会出资满足的愿望哦。阿尔托利亚同学,有没有什么愿望呢?”

“诶?愿望?”阿尔托利亚眨眨眼,“什么样的愿望都可以吗?”

“既然是董事会出资,我想应该会尽量满足的。”迪尔姆德低头看着眼前的少女,心里默默勾画着自己愿望的雏形。

愿望呐……作为寄宿的孩子,阿尔托利亚一直不好意思向卫宫夫妇开口要东西,虽说爱丽斯菲尔姑姑家是冬木市三大财团之一,人也好得没话说,但自己投靠的卫宫老师作为上门女婿这一点让阿尔托利亚更加羞于要些自己中意的东西。从这一点上来讲,阿尔托利亚还真是个被自己拮据了的好姑娘。

回到愿望上来,由于阿尔托利亚从小就是个自律的孩子,虽说不好意思提要求,却也真没什么要求想要提,要说自己唯一想要的东西,大概就是能够毫无顾虑的把冬木市的所有食物收入腹中吧,就像饕餮一样,呼呼呼。

少女的眼睛倏地一亮,看着迪尔姆德重重地点头:“恩!有的!”

两人怀揣着各自的愿望,愉快地交谈着步向教学楼。而在另一个自以为阴暗实则闪闪发光的角落里,某位自以为藏身在柱子后的大人将两人的对话一字不差地听了去。愿望么,这位大人回想起少女璀璨的双眼,嘴角向上勾了起来:“呵呵呵呵……”随后大步向学院另一头的理事长室走去。

身后路过听闻其笑声的几个学生望着这位大人英挺的背影,不约而同的在内心小心翼翼而隐秘地想着同一件事:快看马鹿。

***********************

于是在这天的朝会上,理事长言峰璃正宣布了每班随机参赛学生的名单,A 班的阿尔托利亚同学,E 班的迪尔姆德同学,以及 B 班的吉尔伽美什大人,赫然在列。

“啧,算你运气好。”某位大人在听见 E 班人选后狠狠地咬了咬牙,满脸阴沉地低声说道。当然如果他知道迪尔姆德同学这辈子和下辈子的运气也就这么一点的话,心情大概会好许多就是了。

与此同时,台下的全校学生不约而同的在内心小心翼翼而隐秘地想着同一件事:快,看马鹿。

8 thoughts on “「金剑枪」 FZ学院:奖杯战争 (序)”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