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式浪漫

本来打算去睡觉了已经,结果顺手翻一月番表时发现 2.15 播出的《鱼》的原作还没啃,于是手一痒便搜来补了。(其实想找一张漫画的唯美点的彩图来突出浪漫两个字但发现真心连同人都没有…跪)

以下剧透严重(其实基本透完了)。

青年阿忠与女朋友华织到海边度假,寄住在伯父小柳的海边别墅中。一天,阿忠潜泳时发现了一个速度奇快的东西,还未来得及看清是什么便被突遇的鲨鱼逼上了船。回到别墅后,对气味极度敏感的华织在于阿忠吵了一架后跑了出去,阿忠追着华织而去最后在草丛里发现了受惊的华织。四处充满了刺鼻的异味,草丛里突然窜出来又飞快隐去的东西似乎与之前海里遇见的怪东西有些像,不过阿忠并没想这么多,带着华织回到了别墅。然而就在当晚,阿忠发现在不知不觉中潜进屋内的东西,也就是之前的怪东西竟是一条长着脚的鱼。将鱼打死封进袋子扔花园后不久,袋子竟膨胀起来漂浮在空中袭击了两人,追着袋子的阿忠最后在海边跟丢了。第二天他叫了警察去巡视海岸不过因为没有证据所以警察并不相信他的话,与此同时,渔船撒网补上来的鱼里几乎全是这种长脚的陆行鱼,沙滩上也有越来越多的鱼登岸,甚至有鲨鱼登上岸将岸边的人吃得干干净净。阿忠与华织在别墅里遇到了登岸的鲨鱼,九死一生逃出来的两人火速回到了东京。

电视里开始频繁播报鱼的事件,受惊过度的华织变得神经质起来,总觉得有散不去的恶臭。果然没多久,街上出现了之前那只漂浮袋,打开袋子后阿忠发现了已经腐烂的鱼,觉得事情诡异的他将袋子带到了身为发明家的小柳伯父家。伯父支出那股恶臭跟人的尸臭很像,当天阿忠回去后,伯父开始处理那条怪鱼,岂料洗去了残骸后露出竟是一架机械一般的东西,将其拿起来仔细研究的伯父不慎被机械上缠在了手臂上。第二天阿忠接到了伯父的电话,在研究所,伯父解释了这种机械,原来他的父亲以前曾经做过这样的研究,制造了运用于战场上的可运动瓦斯喷射器,附在鱼身上的东西虽没有机械痕迹但原理与之前的瓦斯喷射器一样。同一天,阿忠发现之前的机械上没有了鱼,取而代之的是一只臃肿的手臂,原来怕被病菌侵身的伯父砍下了自己的手臂。华织发现自己的脸上开始出现了奇怪的痘痘,这以后没多久,鱼持续席卷着日本国内,华织也整天闷在屋里不出门,终于察觉不对劲的阿忠强行将裹在华织身上的被子拉开却发现昔日容颜美丽的华织此时浑身臃肿长满了脓包且发出阵阵恶臭,与之前看到的断臂惊人的相像。看见了自己现在这幅样子的华织趁阿忠不注意上吊自杀,却被即时赶回来的阿忠救下,此时东京的街上已经被怪鱼侵占了,好不容易背着华织找到了伯父家,伯父答应阿忠开车将华织送去医院,并叮嘱阿忠回神奈川的家看看父母。然而阿忠却在街上被怪鱼逼到了死胡同,以为自己就将在这里死去的他最后看到的是瓦斯组成的各种图案,其中也包括华织的脸……

再次醒来是在医院里,距离自己昏倒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急匆匆赶回研究所,伯父告诉阿忠华织已经死了。正在悲痛中,伯父的助手却将他带到了一间实验室里,在那里,阿忠看见了已经被装在机械上改造成人体瓦斯喷射器的华织。原来伯父之前故意将阿忠支去了神奈川目的就是为了偷偷把华织拿去做试验,愤怒的阿忠想要把华织救下来,而就在纠纷中华织的机械脚刺穿了伯父的身体后逃跑了。追着华织跑出去后阿忠发现街上被感染的人开始接二连三的变成类似华织那样的人体喷射器了,一夜过去,华织没找到,却发现了一个可疑的马戏团帐篷。原来这是一个由人体喷射器组成的马戏团,在这里阿忠终于发现了被人捉住并奴役的华织,阿忠奋力将华织救出来送回了研究室请求助手帮忙把华织从机械上弄下来,但经过一番试探后助手表示已经开始腐烂皮肤与管道黏在一起的华织已经没办法完整的从机械上取下来了。就在这时,伯父死前要求自己进入的另一个研究室传来了怪异的响声,阿忠找了块石头破窗而入后发现研究室顶部,死去的伯父自己躺在了一架超大的装置上。爱着助手的伯父看见阿忠与助手在一起后愤怒的开始袭击两人,逃难的两人回到了华织所在的实验室,然而两人相依躲避的身影映在了华织眼中,生死不明的华织眼里流下了泪水,自己按动了装置开关攻击两人。混乱中助手被伯父抓住飞走了,而华织则被突然涌进来的人体喷射器围住在阿忠眼皮下被是做异类(因为她是人造的)劫走。

日复一日,整个世界渐渐的被怪鱼占领,阿忠遇见了与自己拥有同样抗感染的体质的一群年轻人,决定加入他们为消灭怪鱼回复世界秩序而战。就在这时,阿忠在路边发现了被烧得已经只剩一副残骸的华织,她终于摆脱了她厌恶的恶臭,安息了。

———————————浪漫的分割线———————————

伊藤润二的长篇重点似乎总不在于「恐怖」上,《漩涡》由一个个围绕着主题的小故事组成,最后结局是男女主在底下远古废墟中化作了两条交颈人蛇,莫名的治愈了。虽然《鱼》号称他最恐怖的漫画,但我不得不说看完鱼我深感被治愈从此又相信爱情了。相比起《漩涡》中对男女主感情的描画在每个小故事中都有体现,《鱼》里面对于阿忠和华织的感情刻画并没有那么深刻,华织任性敏感凡事都依靠阿忠还总要抱怨,而阿忠事事包容就算华织最后变成那种恶心的样子也仍一心想着救她,在得知华织已经死去的事实后也坚持要将华织从装置上解救下来好好安葬,但是为什么呢?普通的爱情真的能让人做到这一点吗?全篇明显讨论了两人感情的一处在于伯父提出将华织交给她父母,阿忠说华织父母早亡所以自己要负起照顾她的责任,另一处在于华织得知自己被感染浑身浮肿的怪样子后绝望地问阿忠是不是要抛弃她了,阿忠用对待任性孩子的语气说笨蛋不要这样说了再说他真的会翻脸哦。你能想象,阿忠丝毫不在意华织身上的脓包与恶臭,丝毫不在意那张已经变形到看不出原样的脸,背着她跑到研究所,而后在她被改造开始腐烂被马戏团捉住后又抱着她回到研究所吗,试着联想一下沙耶吧,虽然如果沙耶在自己眼里只是坨肉块的话估计男主也绝不会爱上她。华织被当做异类围攻那一刻,在成堆的人体喷射器中伸出的那双浮肿的手,依稀可见涂染过的指甲,然后阿忠却再也没能握住那只手。最后坐在夕阳的堤坝上,身边放着只剩一具骸骨的华织,阿忠一个人静静的低语让人从心底里感到酸涩。

虽然《鱼》旨在讲述一个类似毁灭的故事,但其间交杂着的这条感情的线确是比起各种恶心的刻画更加使人印象深刻。老实说我一直没觉得伊藤润二的故事有多恐怖,与其说恐怖不如说是恶心更多一点,所以当我习惯这种恶心后,漫画剩下的就只剩阿忠那执着到诡异的爱恋了。无论如何,作为恐怖漫画来说的话,把剧情范围扩大到全世界已经吓不到我了,恐怖就是要越小才越有感觉(当然会觉得《不安的种子》是搞笑漫画绝对是我神经太粗了的缘故吧),故事到最后居然变成了一堆青年奋起救世的科幻故事了,摔。

于是这便是我今晚被治愈激发的热血,心满意足的爬床去 w。

5 thoughts on “伊藤式浪漫”

  1. 感觉比原作烂好多 3倍速扫一遍就删了 视觉冲击力也差太多
    伊藤的漫画很多都和科幻有点关系 比如《长梦》

      1. 啊 我看那图还以为是动画呢
        伊藤的漫画确实一点不恐怖 很多短篇非常不错 有名的几个长篇我倒不怎么喜欢比如富江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