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冲神」神乐の伞

原作:银魂丨CP:冲神

via《Kagura’s Umbrella: Okita’s side, Episode 111》by SaharaOchimachi on FanFiction.Net

版权归原作者 SaharaOchimachi 所有,此翻译仅为个人练习

冲神文 again,最近被这俩蠢货洗脑洗得厉害呢…这篇文很有意思,作者虽没有什么庞大的构思但却足够巧妙,故事背景是 111 话的冲田视角。前几天才看了 111 话半夜被满屏的温馨感动得内牛满面,于是很高兴找到这么一篇文呢。文本身与动画的场景结合很好,不考虑我这翻译过来的破文笔,真的是篇好文来着 ww

啊问我为毛又来翻译文了么因为实在焦虑得没事做啊,还有不到一个月就走了英语都快废完了,严重怀疑过去后会不会口都开不了啊,于是既然要练的话还不如来做翻译练习呢 bgm38 ←绝对是理由啊摔!比起上一篇明显好搞多了,规矩的语法让人怀疑这该不会是中国人写的吧……


冲田撑着他那把绿色的伞一边抱怨着外面阴沉的天气一边走过喧闹的街道,他到现在都想不通为什么他非要帮那蛋黄混蛋带恶心的黄色泥浆回去,这样想着他又叹了口气。

10 分钟以前……

“喂!山崎!”土方喊道。

打羽毛球的警察进了房间。

“在!”

“蛋黄酱又没了。”试着从红盖瓶子里挤出点什么的副长这样解释道。

“诶?我们昨天才买了一堆回来啊!”

“再去买点!”

山崎只能叹息着走向成天都在睡觉的某个施虐狂。

“冲田队长。”

没有回答。

山崎加厉了语气,“冲田队长!”

“恩?”冲田揭开他的眼罩,轻哼。

“你能帮副长买点蛋黄酱回来吗?”

“为什么我必须要帮土方混蛋买蛋黄酱?”

“啊…额…因为你今天没什么事做而我又比较忙啦…恩……”

总悟叹了口气。

“好吧。”他试着站起来。

“真的!太感谢……”

“但是!”打断了山崎的欢呼,“你得去帮我买把皮刀鞘的新刀来。”

“诶!但那超……”

冲田将刀提到了山崎的喉咙处。

“怎样?”S 似乎开始爆发了。

“当、当然……”路人角色轻声应道。

然后,他便离开了真选组总部。

“好吧,至少我有把新刀了。”冲田安慰自己。

他向上看去。

“可这天气真见鬼!”

总悟在无聊得想砍东西时瞟到了他的玩具:拥有着蓝色双眼和橘红发色的玩具。

“哈哈,bingo~”冲田对自己说。

他开始边招手边向她走去。

“喂,中……”

“……”

声音戛然而至,他看见女孩望着路过的女孩子们手中亮丽的伞。

啪嗒,啪嗒。

她看着自己的伞,露出了失落的表情。

他握紧了拳。

“见鬼的中国娘,究竟对我做了什么会让我这样,”冲田将脸藏在伞下小声咕哝,“觉得这样哭丧着脸也很可爱。”

然后神乐收起了伞径自走到了银时和新八的前面,他依稀能听见他们在说什么。

“喂,你干嘛。”银发男人问道。

“这样会感冒的哦小神乐。”右手边的男孩说。

“坏了……”

“哈?”

“我的伞坏了。”头上顶着两个馒头的女孩这样回答。

“坏个屁!”冲田心里骂着。

“离我们远点啦。”神乐边说边继续向前走。

S 星王子跟了在她后面。

“见鬼,我干嘛要这样……”总悟保持着距离安静地跟着。

总之不知为何前面那三个火枪手在大江户商场前停了下来。我们的一番队队长则躲在电杆后盯着正坐在一片紫色花朵旁等待银时和新八出来的神乐。

“我简直像个跟踪狂……”

当他们从商场里出来时,冲田惊讶的发现他们拿着一把淡黄色粉红碎花的伞。

是给神乐的?

起先似乎并不是这样的,因为当银时拿出伞时神乐倔强地闭上了眼,于是他干脆打开伞自己跟新八用,可没走多远,神乐便冲了上去抓住他们说了什么,然后自然卷的武士这才把伞递给了她。

神乐笑起来,染红了冲田的脸。

最后,副长冲他大发脾气,因为他回去时已经晚上 11 点了。

第二天……

冲田在江户大街上巡逻时,天仍在下雨。

“这天究竟要怎样啊。”

正当他准备打道回府时他看见了一只白色的巨犬,抖 S 抬起头,昨天见过的女孩撞入他的眼中。

“中国娘……”

她四处张望着,仰头看着自己的伞,接着笑起来,雪白的面庞闪耀着动人的辉光。

冲田睁大了双眼。

“别露出这种可爱的样子……”总悟低语,看着她走远。

这次,他没有跟上去。

最后他决定回真选组。

第三天……

冲田今天也出门了,尽管天气还是一如既往的糟糕。其实他更愿意睡觉而不是出门去弄脏他的新刀,既然这样他为什么出门?恩,他想去逛逛公园。

当然你知道的…

她在那里,在只圆滚滚的熊猫旁开心地荡着秋千。

最近她似乎笑得太多了,以前她总是一副杀气腾腾的 S 脸对着自己。

总悟藏在一颗树后面。

最后他决定回真选组。

第四天……

天气比起昨天更糟了,似乎来了台风。但冲田还是出门了,他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

他准备去桥上,这样他可以抓着栏杆观赏被风卷起来的畜生。

当然你知道的,她在那里。

为什么?

穿着中国旗袍的女孩站在桥栏杆上,看起来似乎极力想站稳,可风还是把她吹进了河里。

冲田的瞳孔骤然放大。

啪嗒,啪嗒。

“中国娘!”

几乎想也没想,他跟着跳进了水里。

30 分钟后……

冲田扶着她走进一间遗弃的房子,让她平躺在冰凉的地上,然而就在他低头时,他惊讶地瞪大了眼。

她依旧紧紧握着那把伞。

虽然那把伞已经严重变形了,顶部也被雨打得破破烂烂。冲田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幸好,她没事。

突然她动了动。

橘发的女孩开始咳水,而后睁开眼好奇地张望。

“哈?虐待狂!你怎么在这儿?”女孩脸红地叫起来,向后退了点。

“这就是你对待救民恩人的态度?”冲田面无表情地说。

“你救了我…等等…但是…你…什么?”

冲田翻了翻眼。

“只用说句谢谢然后带着你那把破伞走。”

“等等,我的伞才不是破伞!它是最漂……”

她低头看见了那把曾经让她展颜欢笑的伞。

如今她对着把破伞哭了起来。

水再次涌了出来,这次是从眼睛里。

过了一会,总悟开始犹豫。

“喂喂,中国娘……不要在这里哭。”他说,像往常一样冷漠。而事实上,他小心翼翼的看着她的泪颜。恩,如果他能将她拥入怀好好安慰她……

“这、这下好了!”神乐冲他吼道,“你永远都不会理解我的感受你这变态虐待狂!”说完她便冲出了破门。

现在,只有总悟一人了。

啪嗒,啪嗒。

“哦老天,该死的罪恶感,”他自言自语地说着,打开了自己那把绿色的伞,“现在我得做点什么。”

他走进大江户商场,拿了与神乐之前那把一模一样的伞,放到收银台上。当他回过神时,自己已经提着袋子走出商场了。

“谢谢惠顾。”身后的店员说。

他决定回真选组。

第二天……

冲田是被从隔壁房间传来的烟熏醒的,摘下眼罩,他见到了最不愿见到的景象。

那把伞已经烧起来了。

“见鬼!水,水,水……”他不停地对自己说。

几分钟后他终于找了桶水泼到了伞上,然而最终亮丽的伞并没有救回来。

它被烧尽了。

不仅仅是顶部,整个伞都被烧成了黑的。

“他妈的发生了什么?”

然后不知从何处传来了一个声音。

“噢不是吧!抽烟再怎么也不会引发火灾的吧!”

那个声音……冲田回过身。

是土方。

“真对不起,我会赔你一把的,但听说那是限时款呢~”蛋黄酱控讽刺地说道。

冲田气得浑身发抖。

“去死吧你!”他吼道,“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他诅咒着拔出剑,然而副长闪身躲了过去。

“哈哈,你碰不到我,虐待狂!”

于是相应的,冲田一脚踢中他的小腿。

黑发的男人倒在了地上。

“所以我才讨厌那个男人。”

冲田走到繁华的街上准备处理掉那把破伞。

如今呢?

“幸好是便宜货。”

把伞扔在一条小巷里的垃圾袋旁后,他走了出去,穿过街道去见他现在唯一想见的人。

她笑着走在路上。

冲田抬头看了看她的伞,用满满的补丁修补好了。

他笑。

“这样也好。”他对自己说。

中国娘路过两个穷困的小孩时,踌躇了半天,最终继续向前走去。

然而就在红裙的女孩走过两个孩子后没多久,她折了回来,把伞放在地上。

然后他跑掉了。

白痴。

总悟跟在她身后,“她干嘛这样做。”对他们感到不忍吗?谁知到她怎么会有这种心?

我才不会,他想。

当神乐跑到总悟丢弃那把烧毁的伞的小巷时,意想不到事发生了。

她捡起了那把伞。

冲田难以置信地瞪大眼,谁会想到,她接受了自己的礼物?

即使她不知道那是他的。

他又笑了起来。

神乐带着她的新伞走远时,冲田心里想着。

或许我们的命运已经被那把伞联系了在了一起,即使依旧会相互争斗,但我们会在一起。

永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