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冲神」流星

原作:银魂丨CP:冲神

via 《Shooting Star》by BlackWaterMoon on FanFiction.Net

版权归原作者 BlackWaterMoon 所有,此翻译仅为个人练习

外站的冲神文好多的说,比起上一篇初恋组那篇文,这篇文明显好看多了,果然啊初恋组那篇完全就是意呆一直不停地在哀桑忧郁着,小说什么的果然还是要有情节才对啊!所以这篇文我很喜欢~★

但银他妈的文说实话不怎么好译呢,不知道作者是不是想模仿那种没头没脑的谐音说话方式,总之【he should get off his ass and train or something】这句我实在不知道什么意思啊捶地,所以就直译好了(还真是随意啊),另外还有【That just ticked her off. And one tick more and she’d snap. He poked his finger in his nose. Tick. Snap.】这句我也很迷茫,纠结在tick和snap中无法自拔了,与此同样问题的这一句【She’s having these nightmares lately, and I ticked her off a little. She thinks I have to train to beat her brother, but I’ll be fine. She just doesn’t believe me,” he said. “Today she snapped and ruined the whole house.】也是,于是最后也按照自己的理解翻了(是要有多随便),分段的话是全部照原文分的,部分地方可能会有些奇怪吧。

MA,总之如果原作者会中文一定会杀了我的吧……这文翻到一半还以为会有 H 了,激动得我停下来往下看,结果,哎,结果……于是差不多就这样吧,下一篇不知多久才会有了,这种又不优美又不准确又不通顺没有丝毫符合信达雅三个字的同人译文还真是没脸常翻呢……


“喂,臭小子。”她叫道。

“恩?”

“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

他惹她生气了,非常非常生气!已经对“外星人”“怪兽”和“你这吃货”这种话和他那慵懒的态度感到厌烦了,好吧在他们初识时她还算喜欢,但是现在神威就在他身后,他应该立刻骑上他的屁股还是火车还是别的什么,因为神威会眼睛都不眨的砍掉他的脑袋,是的他会乐意这样做的。所以都说啦,为什么那边那个银发的混蛋还躺在沙发上看他的JUMP啊!这刺激了她的神经,她发誓再来一次她绝对会扫射了,然而他把指头戳进了鼻孔。滴答,啪。

**********

真选组总部,一切如常。土方刚从总悟的又一次暗杀袭击中逃出来,现在正精疲力尽地小憩中,组员们或是在训练或是外出巡逻,近藤倒是没见到人,大概正在跟踪阿妙吧。

然而这时总悟却被自己的手机铃粗暴地(据他自己所说)吵醒了。啊啊啊…够了!天都黑了有什么事非得现在说!为什么这些人从来都不让自己睡个好觉啊!他接起电话:“这里是冲田…你最好确定对于吵醒我这件事你有一个好理由给我不然我就让你切腹谢罪。”

“冲田队长!”他听到电话那头喊。再见了午睡时间,他叹息。

“什么?”他厉声问道。

“请、请求援助!那个橙发外星人正在这里大搞破坏!”总悟听到了那边一阵射击的声音,一声轰响,有人吼着说:“我不是外星人!你这混蛋!”总是面无表情的警察此时压抑着扬起的笑意,中国娘是唯一能够叫醒他的人,因为这之后事情总会变得有趣起来。

“知道了,守住你的地盘,我 6 分钟后到。”他说。

“非常感谢!”

他起身上了车,刚开出去就看到近藤进来,鼻子滴着血脸上也伤痕累累的。嘿,一定被逮住了。

**********

当黄发的警官赶到“犯罪现场”时,毫不意外的看到自己的五个得力手下躺在地上,让他觉得不适的是他们通通都捂着自己的裆部……她还说自己是 S?他看见旁边的银发武士正在与一个老女人争吵,此刻她正拼命地指着自己房子的二楼,或者说,剩下的那部分。大部分墙都倒了,阳台被吹成碎片。当他终于发现在楼梯上哭泣的神乐时他已经不难想象发生了什么。快步走到银时面前:“喂,老板,这里发生了什么?”他问道。武士发出一声叹息:“她最近总是在做噩梦,我稍微说了她几句,她就认为我准备去打她老哥,但我不会,可她就不相信我,”他说,“今天她毁了整个房子。”他看起来对现在的状况并不高兴。

“我会同她谈谈。”总悟说着,径直走向那方正在啜泣的女孩,“喂,中国娘。”他说。

“滚开!虐待狂!”她生气地冲他吼。

“我听说了你做的事。”

“你这混蛋没听见我叫你滚吗?”她的手向伞移去。
“听见了,我还没聋。但我认为我应该以制造重大破坏的罪名将你带回真选组。”她的头骤然抬起:“你说什么?”她叫起来,“你在说什么鬼话?”总悟铐住她把她带向警车,银时和登势听着她的尖叫在一旁看着,难以置信地瞪大了眼。“冷静下来,”警官凑在她耳边小声说道,“会好起来。“但这并没有使她冷静下来,只让她越发愤怒。

“你这混蛋脑子里在计划着什么恶心的事!”她一边尖声叫这一边向周围踢着脚,为此他不得不小心地回避着她的腿:她可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踢断自己的腿。

终于安全地将她塞进了车里,他自己也钻进了进去,打开引擎绝尘而去,留下了仍在目瞪口呆的银时和登势。

**********

车子开了大概五分钟后,神乐注意到事情有些奇怪。

“喂虐待狂,你走错路了吧。”她说。

“哦。”他应了声,继续向前开。

**********

又过去了五分钟,车子停了下来。他们到了一片冷清的海滩——废话,谁会在晚上11点还来游泳?

“我们来这儿干嘛。”神乐问道,声音听起来仍在生气,但她的眼睛告诉总悟,不是这样的。她看起来对于他没有真的将她抓紧局里松了口气。

总悟卸下她的手铐:“我只想和你谈谈。”

“谈什么。”

“关于你差点杀掉了你的同伴。”

她的怒气又被激了起来,“我不想谈那个。”她说,声音有些产颤抖。他叹了口气,“中国娘,别再对自己说谎了,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正当他说完这句话,女孩便崩溃了,她一屁股坐在沙滩上又一次哭了起来。总悟也挨着她坐了下来,伸出一只手环住她的腰,她好像并没有注意,只是张开嘴,似乎在说什么,然而终究还是沉默。他们坐了好长一会时间,直到她终于能够说出话来,“你有过这样的感受么,”她说,“你是如此恨着一个人以至恨不得杀了他,可同时你又那样爱着他?”

总悟马上就反应过来她在说谁,她并没有等他回答,继续说道:“我恨他,恨得要死,可他仍是我哥哥!现在神威在追着阿银,他什么都没做!他会被杀掉的!可另一方面,我也不要阿银杀了神威。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只知道我不要他们之间任何一个死掉。昨晚我梦到他们在我眼前互相残杀,而我无法,不,我没有任何反应!我只觉得绝望!”她一拳在沙滩上砸出一个坑来。总悟同样对那副场景感到些许绝望,但他只是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任凭她哭着。

最后当她哭得开始打嗝时,他问她:“那如果我去找神威你会怎么说?”好吧,小子,他心想,你会将自己的生命献给中国娘吗?他惊异于这个女孩究竟能改变他多少。但神乐说:“不要。”

“为什么不?”

“因为——”她开始犹豫,“因为我也不要你死。”泪眼婆娑地望着他,“我不想你死。”她重复了一遍。总悟吻了她,那是一个轻柔而甜蜜的吻,充满了感情与爱意的吻。一吻结束,她看着她,泪水涌了出来,然后她吻了回去,这次是个贪婪的吻,他咬住她的下唇,征询着进入的许可,他们的舌在彼此口中起舞、探索、品尝、争夺着主导。直到他们同时放开对方,气喘吁吁地呼吸着空气。他再次吻住她将她推倒在沙滩上,而后两人分开来躺在沙滩上看着繁星满布的天空。“你看,”神乐说,“那里的某处就是我的家,感觉好怪。”

“你在那长大?”总悟问。

“恩,但我现在更习惯地球了,这里……啊!是流星!”她指着天空,“现在我可以许一个愿了!”她闭上了眼。

“不是吧,你还信那种东西?”他笑着说,“你还是个孩子,中国娘。”可她睁开眼时,俨然换上一副严肃的表情。

“喂,臭小子。”她叫他。

“恩?”

“你刚才许了什么愿?”

“恐怕不能告诉你呢。”他笑,“会遭厄运的,你知道。”

“啊~好啦!”她邪恶地笑着说,“你还信那些东西?你还是个小孩吧,臭小子。”

“噗。”他嗤笑了声,“好吧,我许愿要……土方的位子,然后,恩…一辆新车和…噢!”

她打了他一下,“严肃点,总悟。”她说。

“对不起,我希望姐姐能回来,”他叹息着继续说,“但她已经在天上了,所以我想她回不来了吧。”

神乐沉默着,她能感受到他的伤痛,她情愿自己从未逼问过他这个问题,总之她现在感到很糟糕,“对不起。”最终她说道。

“哦,别这样。”他说,拉过她的头靠在自己肩上,“把所有情绪展露出来是我的错。”

“是我让你说的。”她说。

“然后我回答了,哦,好了,中国娘。”他听见了她抽鼻子声音,“我们都知道这是无能为力的,所以别哭了,求你。”他用手捧着她的脸强迫她看着自己,“不要总是这么悲伤,这让我感觉很不爽。”他吻去她的眼泪,然后吻上她的额头,她的鼻尖,她的嘴唇。

“好了,我送你回去。”他说。

“不要。”她回答。

“中国娘。”

“我不想走。”她的语气很坚决,然而他奸笑着站起来。

“那么我只能逮捕你了。”他说。

“这对我来说完全没问题,来吧,把我抓到真选组吧。”

他将她提起来放进车里,车子离去时,仍能看见他满脸的笑意。

**********

车子到达真选组时,神乐已经睡着了。总悟用抱新娘的方式将她抱起来走向自己的住处。经过土方身边时,后者问道:“你带了什么回来?”

“噢,一个熬夜的不良少女而已。”他微笑着说,打开自己的门走进去,留土方一人站在原地,不久他也转身踏进自己的房间,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口。

“呵,青春。”他说着,笑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