礼物

想起高三时写的那篇兄妹文了,因为没有了原稿但又确实很想把它还原出来,所以大概按着记忆写了下来。

福和真是集合了各种属性,陶大当年那篇搅基文死在他手上,结果我的兄妹文居然还坚挺的活了下来,还得到了不错的评价,福和赛高!我就知道你最疼我~!

是写在作文纸上的作业,800 字标准的,我稍微超了点写了 1200 多,但居然刚好把格子填满。


临近大年三十的时候,她突然想起了一件事。

彼时她正站在阳台上晾衣服,楼下突然传来孩子嬉闹声,她微微偏了头往下看去。那是对年轻的夫妻带着一双儿女,小女孩骑在父亲肩上娇俏地笑着,嫩嫩的声音脆生生地撞进她耳里:“爸爸,我想吃北京烤鸭!”一旁牵着男孩子的母亲露出遗憾的表情对女儿说:“但是这里没有……”话未落下便被丈夫伸出示意的手拦下了,他抬头,对女儿露出宠溺的笑容:“那么,今年过年就去北京吧。”笑纹在眼角细细地铺展开,将暖暖的阳光带出了温柔的波纹。两个孩子闻言欢呼起来,银铃般的笑声回荡在小院里。

她收回目光在原地站了半晌,忽然转身向里屋走去,也不顾手上残留的水,径直抓起电话拨下了烂熟于心的号码。等待并没有多久,电话另一头传来了熟悉的声音,沉稳而悦耳:“喂?”事先安排好的话哽在喉里出不来,似乎知道是谁,那边很有耐心的等了一会,她终于出声:“哥哥,是我。那个……今年,你回来么?”“……对不起,今年恐怕不行。”意料中的答案,却还是让她面上瞬间染上失望的色彩,“但是我会寄礼物回来,今年想要什么?”对,就是这样,再忙,礼物也不会忘。“我想吃北京烤鸭。”她的声音里带着丝忐忑,生怕他斥责她的任性。沉默了一会,那头回答:“好的。”

好的。他说。

会是怎样的呢?放下电话后她皱着眉想了良久。

扫墓那天有些许小雨在天空飘着,靠河边的竹林里,她独自靠坐在一座墓旁边。声音断断续续地在竹叶间萦绕,似是说给墓里的人听,又似是自言自语。“呐,爸爸妈妈,哥哥今年又不回来呢……有多久没见到他了呢?果然,到那边去工作一点也不好……你们也想他了吧,他不是不回来看你们,应该是…太忙了吧……”雨落在墓碑上晕***一片,她打了个喷嚏,单手扯了扯外套——毕竟是冬天,一下雨还是会冷。又坐了一会,她看看时间,才慢慢站起来撑起那把青色的油纸伞往回走。

江南的雨天有种别样的意境,蒙蒙的小雨洗去了一切色彩,仅留下画一般的墨色和练白。她低着头小步小步地走在青石板上,目光所及只有黑白的石纹,各家院落前的红灯笼倒像是突兀的存在让她不敢抬头去看,仿佛一看就会刺疼她的眼。

远远的望见了自家的门,她加快了脚下的速度。

“嗳?”抬头那一瞬间不自觉地发出声来,她微眯着眼想看清门口颀长的影子是谁,然而小雨氤氲出的雾气一团一团的隔在她眼前,她怎样也看不清,只是一味的不断地加快步伐,她抑制不住跑了起来,油纸伞被她嫌碍事地甩在路上。

终于,她冲破那团雾气停在了门口,喘着粗气双手撑在腿上几乎直不起腰来。门前的人手正好按在门铃上,听见身后的动静回过身看她,语气带着惊讶:“你出去了?”“呼…呼…”她努力抬起头,眼睛正对上那张清瘦的面庞,说不出话来,只见他一边伸手出来扶她,一边说道:“慢点慢点,那么急……”

不等他说完,她跳起身扑向他怀里,不意外的听到一声闷哼,却还是环住了她将她紧紧抱住。头顶传来他略含歉意的声音:“对不起,礼物买不到,飞过来都冷了。”她埋在他怀里,鼻间满满的全是熟悉的味道,摇了摇头:“不,已经收到了。”忽略掉他奇怪的表情,她抬头冲他露出最美的笑容,瞬间温暖了整个冬日。

“欢迎回来,哥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