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枢姬」鸟羽翙

其实是在放假前就写好的……偷懒难得打……今天才打上来……

VK 同人,CP 当然是那对兄妹党无误

新年快乐~


下车时林间突然窜出一只通体莹白的鸟来,伸展开洁白的羽翼扶摇着冲上布满彤云的天空。

甫迈出车门便被惊了一下,她站在车边抬头看那白色的一点渐渐消失在愈显苍茫的暮色中,红褐色的瞳眸中透出一丝莫名的光芒。

“优姬大人?”身旁的侍从出声,提醒恍然出神的她。

回过头,眼中的光芒隐没下去。

临近新年,夜间的世界也喧嚣起来,为了迎接新年的宴会,她被特意允许出门选礼服。

其实本可以直接送到家里来的,可夜间世界的“那位大人”大概也想要让自己透透气了吧。在去时的路上,她侧头看窗外闪过久违的景色,几不可闻的叹口气。毕竟,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呼吸过“外面”的空气了阿……

一路上除了司机并没有其他人跟随,但她明白自己的行动无时无刻不被关注着。抬手捉过座位另一端的抱枕——在家中最喜欢的那一个——她唇角勾出一抹苦笑:果然是他最体贴呢,体贴得让人……

无所适从。

“虽然我也不愿如此束缚你的翅膀……”前些天,他抚摸着她的长发缓缓说,低头看枕在自己腿上的她,额际的黑发垂下来,她稍抬眼便望进那双在阴影中明灭的眼眸,被铺天盖地的悲伤与寂寞淹没。

为什么你眼中的世界那样苍凉?

为什么你伫立在咫尺的身影那样孤独?

她无声地问他,也问自己。

定是没有答案的。

心里突兀的一阵酸涩。

回家时不意外他已在等她了。

颀长的身躯斜倚在窗边,暮光投射进来洒在他肩上,又立即被他溢出的寒意消磨得不见踪影。他安静地站在那里,像是在夜间崖顶独自休憩的孤狼,慵懒的瞳孔却锐利地俯视足下终生,沉默而高贵。

没有人能靠近左右……吗?

她有刹那的彷徨,而此时,感觉到她的归来,他回过身,收起满身的寒气,与她如出一辙的红眸中被染上一层温暖,冲她柔和地荡开一个笑:“欢迎回来,优姬。”

一天的烦闷在他向自己张开的双臂中化为烟云。她回以最甜美的笑颜,鸟儿一般飞向他的怀抱。

“我回来了……枢哥哥……”踮起脚尖在他颊边印上一个吻,随即放松自己舒适的埋在他怀里——冰冷却是全世界只属于她的怀抱。

“优姬……”良久,头顶传来他的轻唤,她似乎听见隐隐的叹息,“我有东西送给你。”

“礼物?”稍微拉开两人间的距离,她偏过头,问。

他从怀里小心地捧出一根羽毛,递到她面前,“今天看见一只很美的鸟。”

接过纯白的羽毛,细腻的毫毛中不见一丝杂色,柔软而轻巧——确实是一只美丽的鸟呢。她微垂下眸子:是方才屋外那只吧……

仿佛看出她心中的想法,他轻声道:“只是一根羽毛,并没有伤害它。”顿了顿,“喜欢吗?”

“嗯,喜欢。”她喜欢这个礼物,也喜欢那只美丽的鸟。

“优姬……我希望,它也可以是你的羽翼。”他看着她的微笑,声音低缓。

诧异地抬头,她惊慌失措地想要解释,却捕捉到他满眼温柔中深沉的痛楚。

于是,作罢。

不是么?还需要解释什么。他从未真正束住自己的脚步,他从未将自己强行留在身边。他只是那个小心取下一根羽毛的人,将鸟儿每一天的停留都当作生命中至奢侈的一件事;只是那个随时保护着鸟儿的人,只要还守护着她便极尽全力为她做最完美的事;只是那个眼底有着绝世温柔的人,为了守住她的笑容不惜付出一切。

所谓“约束”的施与者并非他,而恰恰是她自己,她不明白,不明白自己的停留不是因为他的牵绊,而是对他无法割舍的、那揉进了亲情与爱情的复杂感情。

“你知道,我并不想束缚你。”看她一瞬不动地盯着自己,他自嘲似地笑了笑,却见她忽然绽开一朵笑容,抱紧了自己:“枢哥哥,我……可不是鸟儿呢。”

不是会被人困住的鸟儿,是为了他甘愿套上脚链的囚徒。

其实他们都是精明的傻瓜,他为她极尽一切,她为他放弃自由,可,皆是甘之如饴。

自由什么的,其实他早已给与她了不是么?

她靠在他胸前听他加快的心跳,感受到环在腰间的手因兴奋而缩紧。

她伸手勾下他的头,“新年快乐,枢哥哥。”抬首主动吻上那两片微凉的薄唇。

我不再设想待在你身边的理由,如果十年刻下了你漫长生命中深重的伤痛,那我就用剩下的一辈子来抚平它,因为在你身边的本应是我,也将一直会是我。

我明白我爱着你,便已足够。

他安静地接受属于她的温柔,荒凉的瞳中被幸福填满。

怎会不知道她的迷茫,他心疼她的无措却又舍不得放手,他在矛盾中徘徊煎熬,不过还好,她终究属于他。

嘴角扬起,他将她按向自己加深这个吻。

新年快乐,优姬。

我爱你,优姬……

窗外白羽的鸟儿挥扇着双翼,翙翙的声音充盈暮光中的天地。

新的一年,果然已经来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