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初恋组」等待明日

原作:APH丨CP:初恋组

原文 via 《Waiting For Yerterday》by Trisl on FanFiction.Net

版权归原作者 Trisl 所有,此翻译仅为个人练习

渣翻慎入

这次是初恋组的文,因为很短所以拿来做练习了,说实话这文写得真的超磨叽,OOC 有注目。下次换 BG 的来翻,虽然很想翻 APH 的文但大部分都是 BL 的……真是残念。不知道老外心目中的文笔好是怎样定义的,翻过来还要文笔好译文的都是怪兽!说起来,stupid little curl 是呆毛来着的吧!是的吧!但是基调如此悲伤的一篇文里出现呆毛不会很喜感么!还是直接翻成「愚蠢的小卷毛」好些么?(泥奏凯更加喜感了好吗!

至于这一篇翻译的文读不通呀无美感呀什么的我什么也不知道~什么也不知道~(比起翻 engadget 的文已经很通了(呸!


眼泪一直不停地往下落。

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但他知道,他并不想停下来。发泄悲伤是唯一让他感觉好一点的安慰。

他从盥洗池抬起头看进镜子里,自己的身影映射在他眼中。他厌恶这副长相。厌恶一切,从他滑腻无暇的肌肤,到他琥珀色的眼睛,看起来永远是红色的赤褐色头发以及从未离开他的呆毛。

他发出一声呜咽。

他知道他永远无法改变他的相貌。

并不是因为他没有能力,只要他愿意,他能轻易地改变发型与颜色。然而他知道他不能轻易做到这点只因为如果他做了,他会认不出他来。

又是一声呜咽,他看向别处。

费里西安诺盯着瓷槽,背靠着墙慢慢滑下去坐在地上。他将脸埋在手中,任凭眼泪奔流。

他不知道他还能做什么。

每一天,他的心都在一点点破碎。每一个早晨,他都告诉自己,“或许就是今天”。然而每天夜里,在他睡觉前,随着希望渐渐跟随太阳消失不见,他的眼泪又落了下来。

循环而无止境的悲伤。

胸口的疼痛成长着,每一天,每一月,每一年。每当他看到一头金发,心跳便会加快一拍,直到片刻后回归冰点。那不是他,不是那个一直存在在他脑中,出现在他梦里的人。

他的初恋。

神圣罗马。

抬起头,费里西安诺支起身子,痛苦的呻吟从唇间溢出。他不能这样下去,他得放弃,让一切都过去吧,他不能让已经被遗忘了的记忆毁掉自己。

然而,他已经没有什么可以被毁的了。

叹息着,他合上双眼。他应该感到高兴,因为他有了路德维希和菊,还有那么多的朋友。他有哥哥,他很健康,他的国家欣欣向荣。

但,他不快乐。

向前倾,费里将前额埋在膝盖上。他应该感到高兴,他有足够的理由。

已逝去的爱不应该这样影响他。

他闭上眼,脑中浮现出无数个念头,他甚至不能理清思绪。他厌恶仍然在洗手间里为了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痛哭流涕的自己。

可他知道,只有那个人才能让一切好起来。

他需要被点醒,他需要一个人来告诉他一切都会好起来。费里西安诺知道,在那内心的某处,他永远听不见那些劝诫。

即使他听见了,也不会相信。

察觉了这一点,他从地板上站起来,为无人真正了解自己大声地哭了出来。如果明天他去跟路德维希说“昨晚我为我曾经的爱人哭泣了”,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会笑,然后说“荒唐极了,费里西安诺?”,他会走开假装他根本就没有听见自己说话?他当然不会安慰他,因为他不了解。

见鬼,有时费里真希望德国能有心。

他愣住了。

新的泪水从他眼里涌出。

他怎么了?

路德维希是他遇到的最好最细心的人之一,他真相信他没有心吗?他为了他多次以身犯险,在他无依无靠的时候,总是有他。费里西安诺再次呜咽出声,手紧握着胸口。

路德维希是他迷茫时,握住他手的那个人。

费里轻轻阖上眼睑,摇摇头,一小朵饱含悲伤的微笑在他唇际绽开。他怎么如此愚蠢?这么多年来他一直为逝去的爱哭泣,为那拥有湛蓝眼睛,偷走他心的军人。

漫长的岁月里,他仰望着慢慢回归的蓝眼天使。

在门口站立,费里西安诺用手背擦拭了下眼睛,然后深吸一口气,走出了房间。他不能再这样了,他不能总辗转在陈年老事的无尽悲伤中。

他不应该忽略摆在他面前的事实。

踏进走廊,他再度擦拭双眼,换上一张轻柔超然的笑脸,眼睑像往常一样闭着。

他高高扬起头,就像之前的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踏步,吸气。

新的明天,从今天开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